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原来是你
原来是你

原来是你


  大学之前的长假转眼即过。

  陈鑫每日在大鸡巴老公的滋润下,过的如鱼得水。

  可惜当初脑袋发热报考了外校。陈鑫的大学生涯不得不在学校寝室中度过了


  这样一来,装备齐全的电动肉棒等道具都无法携带。而与大鸡巴老公的调情
play也不得不减少...

  精神不佳的陈鑫告别一路相送的老爸老妈,垂头丧气的拖着行李箱走进了由
学校随机安排好的四人寝室。

  刚打开门,陈鑫便看到三颗脑袋齐刷刷的看向自己。

  「你们好,我是陈鑫。」陈鑫紧张的向三个人打招呼。

  「你好,我是张磊。」其中握着手机坐在床上的男人率先打了招呼,且放下
手机帮着陈鑫拿过行李,「我想睡在上铺,不知陈鑫愿不愿意睡下铺?」

  「没...没关系...」陈鑫看着此时轻松的拎着自己行李的背影久久无
法回神。

  好一个极品健硕男啊...

  接着其他两人也与陈鑫打过招呼。等陈鑫铺完床,放好行李之后,四个人互
相简单的介绍了一下自己。然后按年龄做了个排序。

  「我乍一看还以为隔壁初中生跑错学校了呢。」年龄最大的张磊自然而然的
成为了寝室的老大。他看向坐在自己旁边低着头红着脸的老四,不禁调戏道。

  「...」陈鑫垂着脑袋完全不敢直视老大的目光。

  而其余两人一看陈鑫害羞便帮他解围。几个人讨论著去哪里吃一顿,庆祝一
下四个人有缘能一起度过四年的寝室生活。

  陈鑫一直盯着老大的背影出神。老大长得十分的阳光爽朗,听他介绍是因为
常年打篮球的关系,皮肤被晒成了漂亮的古铜色,肌肉结实。虽然长相不如现今
当红小鲜肉般的精致帅气,但这种粗犷的感觉让陈鑫十分心动。

  更别提一低头就能看到的老大胯部那一包东西了。他明明穿着宽松的运动裤
,那巨大的一团也十分明显的随着老大的步伐一跳一跳。

  陈鑫的心底简直要炸了...

  现实版完美的大鸡巴就在他面前等待他去舔啊啊啊...

  可惜他不敢...

  陈鑫皱着脸蛋向帮自己烤了几片牛肉的老大道谢,努力的控制自己的眼神不
要往那不断吸引着他的地方飘...

  大学的第一天就这样浑浑噩噩的过去了。

  晚上收到大鸡巴老公的调戏,陈鑫也语无伦次的不知道自己说了些什幺。

  不过第二天起来,没看到老大的身影,陈鑫终于找回精神。

  看到大鸡巴老公的求欢消息,陈鑫想了想接下来即将到来的军训,便答应下
来。

  然而陈鑫可不敢在寝室里堂而皇之的跟大鸡巴老公调情,借口去外面晃晃,
便抱着手机来到学校附近的小旅馆,面容正经的开了一间单人房...

  就这样,陈鑫的大学生活,在每天心中舔舔寝室老大的大鸡巴,隔几天去小
旅馆与网上的大鸡巴老公调调情的日子中,一天天的过去了...

  相处了几年,陈鑫也逐渐习惯了老大这一具散发著强烈荷尔蒙的强壮肉体。

  除了开始一个月尴尬的相处,后面的几年内,陈鑫受到了老大不少的照顾。  由于老大是本地人,家里又十分有钱,总是有事没事找寝室的几位去外面搓
上一顿。

  爽朗的他还是个十分细心的人,记住了每一个人的生日。

  当陈鑫有一年生日由于老师压榨没有回家时,老大还买了个蛋糕,与寝室其
他两位兄弟一起帮陈鑫庆祝。

  虽然第二天剩下的半块奶油蛋糕就被陈鑫带去小旅馆,与大鸡巴老公调情之
时全部吃进小穴中了...

  但陈鑫还是很感激他们老大的。老二老三也对陈鑫十分照顾。由于陈鑫长了
张娃娃脸,生性又有些胆小害羞,寝室的几个男人总是会不自觉的想要多照顾陈
鑫一分。

  于是,陈鑫的大学生活过的还是十分滋润性福的...

  只不过老大的一个习惯,还是使得陈鑫隐隐的受不了。

  老大喜欢裸睡,洗完澡总是穿着条小内裤在寝室里晃。陈鑫是老大的下铺,
而通往上铺的楼梯正好位于陈鑫的枕头旁边。

  所以,有时候陈鑫装作睡着的模样,眯着眼偷偷打量那诱人的身材,和被内
裤包裹住的硕大的一团,小穴总是控制不住的隐隐瘙痒。

  虽然这股子瘙痒在第二天,总能由大鸡巴老公帮陈鑫满足...

  总而言之,即使陈鑫现实中碰到了一个,无时无刻不散发著浓烈荷尔蒙吸引
着陈鑫的家伙,陈鑫仍然坚守自己的立场,与网上的大鸡巴老公甜甜蜜蜜的度过
了四年的大学生涯...
 然而到了今天,即将毕业的陈鑫,收到了大鸡巴老公发来的一段长长的话,
却不知如何是好了。

  对方说他希望在毕业之前能够在现实里见一见陈鑫,若两个人彼此间有什幺
不满意,也早早谈开,好好了断这段感情。若是两个人感觉不错,他不介意互相
继续相处下去。当然如果陈鑫不方便,这一次见面,他绝对不会对陈鑫做出什幺


  然而了解陈鑫缩头乌龟般的性格,对方的最后一句话逼得陈鑫不得不正视这
段感情,

  [若是不愿意,那就再也不见。]

  陈鑫知道这是他的大鸡巴老公下的最后通牒。是死是活,都要在今天做出决
定。

  陈鑫握着手机犹豫了好久,咬咬牙,同意了大鸡巴老公的要求。

  是马是驴总要拉出来溜溜才能知道,他跟大鸡巴老公的感情是断还是合,也
总归得见个面好好谈一谈才能做出决定。

  好不容易大胆一次,陈鑫便不再退缩,主动询问起对方,想要在哪里见面。

  在这之前,两人在第一次交谈时,已经知道互相在同一个城市。

  对方立刻发来回复:[我是X大的学生,这附近有一家很出名的火锅店,你
要不要试试?]

  当真正打算见面之时,对方也不再语言调戏,十分正经的回复道。

  然而陈鑫在看到这句回复时,一愣,接着打字,[你说的该不会是XX火锅
店?那里我常去...还有...我也是X大的学生...]

  [!!!] 对方只发来三个惊叹号。

  网聊四年,他们竟然刚知道对方原来是自己的校友!

  [我刚下课,你现在在哪里?]

  [宿舍...]

  [那...如果你不介意...]

  [嗯...可以啊...只是可不可以稍微等一下,我刚起床不久...]

  [没问题,我也打算先回宿舍,早上赶早课,头发乱糟糟的样子我可不想被
你看见。]

  [嗯嗯。]

  陈鑫心中想着,我这头发乱糟糟的样子也同样不想让你看见啊。

  眼看喊了多年的「老公」即将要跟自己见面,陈鑫手忙脚乱的翻找着抽屉里
的衣服。正好宿舍其他人早就出门也不知何时回来。陈鑫有些紧张又有些期待的
想着他的大鸡巴老公真正的样子如何...

  陈鑫刚找了件喜欢的衬衫换上,对方又发来了新消息:

  [话说你的寝室在几层,说不准我早就见过你了...]

  [五层] 陈鑫微笑着回复道。是呀,有可能他们俩早就见过面,只是彼此
不知道罢了。

  [...我们竟然住同一层!]对方突然发来一句惊叹,接着又问,[50
几?]

  [...]陈鑫此时已经紧张到不行。不是吧,如果是一层,以前肯定见过
面。

  所以他的「大鸡巴老公」会是谁?是走廊那头那个柔道社前社长?或者是隔
壁隔壁满脸「青春痕迹」的王华?他们的鸡巴都还挺大的...

  陈鑫捂着脸想象到,又猛的摇摇头。不对不对,有可能大鸡巴老公是骗他的
呢,那根大鸡巴或许根本不是他的...如果是这样...

  陈鑫皱皱眉,又坚定的摇头,他相信他的大鸡巴老公不会骗他的...

  不管如何,总要做一个了断,

  陈鑫一咬牙,便把自己的房间号发了过去,[我住504,你呢?]

  然而,等陈鑫换完衣服,刷完牙,又偷偷的用老大的发胶固定了一下头发之
后,

  敲门声没有响起,反而陈鑫的手机铃声响了。

  陈鑫拿起手机一看,原来是老大。

  也不知最近基本没看见过人影的老大,突然打来电话是为了什幺,

  「老大啊,怎幺了?」

  「...」然而老大奇怪的一言不发,陈鑫疑惑的看了看手机的显示屏,确
实是老大啊,「喂喂,老大?」

  手机里只传来对方轻轻的喘息声,正当陈鑫以为老大不小心按到打算挂电话
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钻入耳中,震得陈鑫全身一麻,「...小骚货...


  「……」陈鑫瞪大眼睛,愣愣的再次确认了电话那头显示着「老大」的字样
,不可思议的惊叹道,「不是吧...」声音都微微带着颤抖。

  然而对方不再说话,陈鑫感觉到老大在电话那头已经跑了起来,一阵通通通
的跑步声后,传来了钥匙开门的声音。

  陈鑫呆呆的站在自己的床铺前,眼也不眨的看到正举着手机,一脸笑意的男
人。

  熟悉的老大举着手机对电话里的那头低沉的说了一句,「骚老婆...」

  而陈鑫也确确实实听到了自己电话中传来的同样的话语。

  「老...老大...」陈鑫完全无法想象世间竟然有如此巧合的事情。

  同寝室了整整四年,他们竟然都没有发现,网络上好老公,乖老婆的互相称
呼着的对方,竟然就是自己的哥们!!!

  陈鑫呆立在那看着老大快步走到自己面前,完全不知道该做什幺反应。

  不过老大也没有让陈鑫再有开口说话的机会,一把把他搂进怀中,低头狠狠
的堵住了陈鑫的嘴唇。

  「呜...老大...」这是陈鑫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跟人接吻,他完全没
有想到这个吻会给予他寝室内的老大。

  他也从来没有想过,老大会抱着他如猛兽般的啃咬舔舐。

  一直令他着迷的浓烈的荷尔蒙环绕在陈鑫周围,他顿时酥软了身子,任由老
大把他轻柔的放到了自己的床上...

  第6章 把你当哥们你却上了我(高H)

  在老大猛烈的攻势下,陈鑫连连败退。任由老大将他抱到了自己的床上。

  嘴被老大堵住啃咬了半天,陈鑫主动的张开嘴迎接老大火烫的舌的肆侵。两
条舌头啧啧啧的舔吻了半天。

  嘴唇被亲的红肿,而陈鑫身上打扮过一番的衣物也已被老大从腰间窜入的手
抚弄的皱皱巴巴。

  老大留恋不舍的在陈鑫的唇上吸允了许久,这才舔了舔陈鑫那颗一笑便深陷
的酒窝,埋头往下亲去。

  一边解着陈鑫的衣扣,一边咬上锁骨狠狠一吸,又往下舔舐啃拉着两颗饱满
圆润的乳头。

  陈鑫原本呜呜的想推开老大埋在自己胸前的头。想要先好好跟老大交谈一番
。却不想老大如一只失去理智的猛兽一般,动作快速的吸允起自己的腰侧和肚脐
,而双手早已解开陈鑫的裤口,握着小鸟儿把玩起来。

  虽然没有被亲身调教,但自己学着抚弄了几年的身体,也早已敏感不堪。陈
鑫的骚浪性子早就被老大挑起。他配合著老大将自己的裤子脱去,抬起滚圆的屁
股任老大重重拍了几下。

  「小骚货,让你不肯见面,让你害羞...」老大也是后悔到不行,若是他
早一点放下最后通牒,是不是早就把他的乖乖骚货老婆吃下肚中了呢?

  「呜...老大...我...」陈鑫扭动着大屁股,看似躲着老大手的拍
打,实际上迎合著被拍打的动作,轻轻的摇摆起来...

  「啪!」老大又重重的打了下另外一瓣的臀瓣,接着像个白面团似的搓揉捏
弄了许久,「喊什幺老大,你以前喊我什幺的,你忘了幺?」

  「呜...」陈鑫摇摇头。那是他在不知道对方到底是谁的情况下才敢这样
喊的。现在知道了四年调情的对象原来是宿舍的老大,他怎幺可能还喊得出口。

  「啪啪!」老大又大力拍打了几下,「好啊,小骚货现在不听老公话了是不
是,胆子大了是不是?」

  「呜...没有,没有...我一直听...一直听老公的话...」陈鑫
用力摇摇头,在老大不断的言语动作的刺激下,终于突破了心里障碍,说出了一
直想亲口对他大鸡巴老公说的话,「呜...我的大鸡巴...大鸡巴老公..
.快来捅一捅...骚老婆的小穴吧...小穴好痒...要大肉棒捅...」

  「妈的,贱货!」老大终于看到他的小骚货老婆在说出这番话语时的样子,
全身简直如被火烧过一般,理智全无。大鸡巴硬到发痛。

  他又重重的连拍了好几下陈鑫的屁股,这才稍微冷静下来。

  「老公这根大鸡巴刚才没洗过,等老公稍微洗一下再来满足骚老婆...」
说着,老大就想先去厕所稍微清洗一下。毕竟他可不想让他跟小骚老婆的第一次
留下不好的印象。

  「呜...不要!」陈鑫看到离开自己的老大,急匆匆的上前拉住他的衣服
,让他坐到床边,自己爬到老大的大腿之间,侧着身子埋头毫不犹豫的把骚腥味
浓重的大肉棒吃进嘴中...

  「你!」快感一阵阵从大鸡巴中传来,老大神色复杂的摸了摸低着头舔舐的
啧啧作响的陈鑫,深深叹了口气,便继续配合起来,「果然是个贱货,就喜欢吃
大肉棒是不是?」

  老大动作温柔的捏了捏陈鑫的耳垂,抚摸着他的脸颊,说出口的话语却无比
淫秽,「说!老公的大肉棒好不好吃,小骚货是不是希望每天吃老公的大肉棒啊
?」

  「呜...好吃...我愿意...」陈鑫边卖力的吞吐著,一边乖顺的回
答着老大的问题。

  「以后每天早上老公的大肉棒喂你喝牛奶,中午让你加餐,晚上让你的小穴 填满浓浓的牛奶,小贱货是不是才能满足啊?」

  「唔嗯...每天...满足...」陈鑫用力的吸舐着嘴中的大肉棒,伸
出舌头细致的舔舐过每一处地方。

  「...好了...」老大拍拍还在一前一后吸舐着的陈鑫,不舍得他第一
次太过劳累。把他抱回床上,拉过他的双腿,「老公现在想尝一尝小骚货的骚穴
了,骚货老婆你愿不愿意啊...」

  「愿意...」陈鑫立刻点点头,屁股摇摆的往老大的大肉棒上放,「老公
快来,用大鸡巴把小骚穴戳穿吧...」

  被调教了几年的小穴早已自发的流满了淫液,老大根本不需要作任何润滑,
便慢慢的把大肉棒往里塞。

  「啊!呜...」刚一进入,陈鑫便猛的一震,眼神无助的看向正认真凝视
着自己的老大,「老公...疼...」

  「宝贝放松...」老大明白虽然陈鑫自己捣弄了多年,但终究是没有尝过
真正的大肉棒的滋味,再加上自己这根肉棒非常有骄傲的资本。老大用自己强大
的意志力不断忍耐着想要直接贯穿肉穴的冲动,温柔的安慰着陈鑫,「乖老婆,
放松...想一想以前是怎幺吃大肉棒的...」

  「以前...以前...」陈鑫双眼泛红的盯着老大深情的眼眸,接受了老
大一个极致温柔的吻,这才努力回忆着如何放松小穴,而小穴果然也不再如刚才
的僵硬了。

  趁着这个机会,老大的肉棒毫不犹豫的一贯到底,感受到无与伦比的紧致与
快感之时,老大低头深深的吻住了陈鑫,吞下了他的惊呼。

  舔吻了片刻,老大看到陈鑫一改刚才疼痛到皱眉的可怜神情。反而屁股一扭
,往自己的大肉棒的方向送来,而耳边也传来陈鑫软软的呻吟声,「大鸡巴好老
公...你快动一动嘛...」

  「啧...」再好的意志力遇到陈鑫这个骚货,也很难再强装镇定了吧。

  老大再也不管身下这小骚货是否还疼,胯部如被上了马达般,又快又重的连
捅了几百下。听到陈鑫不断的求饶呻吟,喊着「大鸡巴老公放过我吧」,「老公
慢一点啊」,「好哥哥求求你了」...的放荡话语,老大也没有停下,反而更
加用力的往那个骚穴捅去。

  不过再浪的骚货,遇到这根大鸡巴,也会臣服其中。

  陈鑫浪叫了一阵子,随着老大的动作不到扭动摇摆,不过一会儿,自己的小
鸟便缴械投降。意识逐渐朦胧,眼神涣散,嘴中只有被顶到花心,才会艾艾吐出
破碎的呻吟。

  老大也没有一味的满足骚货想要继续的念头。毕竟是第一次,老大怕陈鑫现
在贪图快感,等醒来就该怨恨的责怪自己了。

  于是老大在泄了一次之后,抱着陈鑫缓慢的挺动着自己的胯,在他耳边不断
用温柔的声音低喃着,宝贝,好老婆,之类的话语。

  看到陈鑫逐渐睡过去之后,老大又恋恋不舍的抽插了几下,这才抱着陈鑫走
到浴室,简单的清洗了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