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助人为乐的吾妻
助人为乐的吾妻

助人为乐的吾妻

——玲儿是启民的新婚妻子,拥有秀丽外表的她目前赋闲在家,只是偶尔帮自己的妹妹婷婷做些小业务赚赚外快,同时也打发一下清闲的生活。玲儿单凭外貌绝对称得上是一个大美人,而且清纯得如一张白纸,刚结婚时甚至连做爱是什么都不知道,启民自己对这个妻子是非常满意的。

  启民和玲儿结婚没多久就有了小孩,但是因为身体的原因却在6个月时流产了。启民夫妇都感到很伤心,玲儿在休养了两个月之后身体基本康复,这时她提出要帮妹妹婷婷去外地办一个大项目,可能要离开三个月。启民也认为她应该先出去散散心,就同意了。

  可是自从玲儿离开启民到现在已经三个多月了,她还是没有回来,虽然偶尔还有打一通电话回来,但启民总觉得有隐隐的不对劲。

  启民没有直接去询问她的妹妹婷婷,他感到自己的妻子对事业的投入程度远超出了他对她的了解,甚至可能这根本不是什么「事业」。启民在玲儿平时存放东西的地方仔细寻找起来,很快他就在梳妆台下面发现一本上了锁的小本子。

  「这是日记本?」启民满怀狐疑地嘀咕着,他虽然没有钥匙,但是凭借着自己对锁的了解,他仅凭几根铁丝就弄开了这个简单的锁头。

  日记里的内容让他大吃一惊:这,这是……这到底是什么啊!

  启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美貌妻子的小本子上俨然记着她一连串不为人知的故事:启民首先看了第一篇,这是发生在他们结婚不久之后的故事,当时玲儿还没有怀孕。

  慵懒的早上,启民照常起床上班,甜蜜的蜜月刚过,性欲初开的玲儿因为昨夜的大战而一直睡到接近中午。起床之后,玲儿突然想出去走走,于是乎她穿着平常的衣裳出了门。

  在距离自己楼下不远的小巷里,步行着的玲儿发现了一个蹊跷的情况:三个高中生模样的男孩把一个同样像高中生的女孩推在墙角的垃圾车后面,男孩已经把女孩的衣服脱了一半了,女孩明显在奋力挣扎,还带着哭喊。

  玲儿轻轻走过去,突然问道:「你们在干什么啊?」受到惊吓的几个男孩回过头来发现了玲儿,他们恐吓道:「干什么,别管闲事!」玲儿没有理会男孩们的恐吓,她又走近了一点:「你们该不会是想跟这个女孩做爱吧?这样是不对的哦,做爱是大人才能做的事。」「可我们已经是大人了啊。」面对玲儿这幼稚的问题,男孩们的回答也挺可爱。

  「你们是吗,但是这个女孩儿不是吧,你们不要欺负她哦,这是不对的。」玲儿继续教育道,同时那个被撕烂衣服的女孩开始哭喊道:「救救我,救救我。」「你是什么人?要来管我们的闲事?」男孩们唬道,他们这时才认真看了看玲儿。

  「哟,还是个大美人呢。」「你们这样做是错的,不能强迫女孩跟你们做爱哦,这是大人的事。好像我这样的大人,才可以的。

  「」哦?那我们跟你做爱好不好?「男孩们笑道。

  玲儿点点头:「那,如果我跟你们做爱,你们就不能欺负这个女孩了哦。」论外貌论身材,玲儿都要比眼前这个女孩儿强上数倍,这些眼睛里冒火的野兽男孩听到她这样说,立刻就把火焰燃烧到玲儿的身上,被按倒的女学生趁机跑了出去,立刻跑得无影无踪。

  现在就剩下几个男生跟一个美艳少妇了。「好,那我们就在这里开始吧?」男孩们一边逼过去,一边把玲儿团团围住,生怕她给跑了。

  玲儿轻轻推了他们一把,说:「等等啊。」「干什么?」「做爱都是要脱衣服的吧,你们也快脱吧。」男孩们的眼睛瞪得老大,他们眼看着玲儿自己把衣服解开,那凹凸有致的诱惑身躯很快暴露在他们的视线里面。

  「怎么啦,不是要跟我做爱吗?」已经露出双乳的玲儿反而动手帮他们脱起衣服来,隐蔽的角落里顿时春光无限。

  「兄弟们,别跟她客气,上!」受不了玲儿强大无比的诱惑力,一个带头的男孩下令,三条饿狼立刻扑了上来。

  女人的喘息喷在脸上,男生的欲火猛的点燃,「噢,好大,女人你这奶子有F- CUP吧?」男孩把弄着手里握不住的乳房,贪婪的牙齿不断在奶子上咬来咬去,透明的口水瞬间粘满了粉红的奶头,一股奶味儿直入骨髓深处。

  玲儿微微喘息,她已经被三个男孩压在身下,她回答道:「嗯,你们喜欢吗?

  我老公有点嫌太大呢。

  「」真大,好香,咬一口嗯嗯。「男孩玩弄着手里的豪乳,粉红的乳尖被他咬得弹跳不已,而且很快就变成硬邦邦的一粒粉红樱桃。

  「女人,你下面好湿,我们可要插进去了。」男生握住了自己怒涨的阳具,正在玲儿那开启过几次的私处外面滑动,她的阴唇上湿漉漉一片。

  「啊,嗯,插进去吧,狠狠插我。」玲儿用性感的修长双腿夹住了男生,配合着对方在自己的体内做活塞运动。

  滚烫的年轻肉棒长驱直入,丝毫不理睬肉穴的阻挠,美妙的花芯即刻与粗大的龟头亲吻,交换着彼此的触感和味道。

  「噢,噢,射在里面没有关系?」男生卖力地抽送起来,脸颊因为兴奋而变得发红的他还不忘问道。

  玲儿亲吻着对方的奶头,忘情地轻轻摇头说:「没关系,玲儿这个地方最爱男人的大鸡鸡了,啊啊啊……」「那我们可不客气了!」「额~ 额~ 额~ 你们可以再大力点,啊~ 咬姐姐的奶子,对,就是那个地方,啊~ 不要舔姐姐的脚,痒痒。」「扑哧扑哧!」「地上好多碎石呀,来,你们坐到姐姐的奶子上,让姐姐帮你们舔鸡鸡,嘻嘻。」「哦也哦也,啊啊!女人,把你屁股翘起来,本大爷要射爆你!」男生强壮的双臂抱住玲儿的腰肢,不要命似的狂干那狭隘又充满弹性的阴道,一大股骚水不断从肉棒与肉穴的缝隙中溢出来,淫秽的味儿在空气中散开。

  「嗯,好热好热,呀~ 快把玲儿干臭,让玲儿的穴充满你们的味道,嗯嗯!」就这样,三个男生在垃圾车后面,把性感的玲儿翻来覆去地抽插,时而内射时而口爆,玲儿还学会了用乳房帮他们乳交,不多会就弄得自己浑身脏兮兮的,但双方都非常满足。

  「啵啵!」激烈的性爱结束了,但玲儿还主动帮男孩儿舔干净阳具上的精液,把他们清理得干干净净,她一边亲一边说:「姐姐是大人,这种事以后要找姐姐做,不能欺负小女孩,那是违法的哦。」「是!」男生们都很听话了。

  「对了,你是不是妓女啊?你收钱不的?」有一个男生问。

  「做这么舒服的事还能收钱的啊?」玲儿的眼睛瞪得大大的。

  「那当然了,专门跟男人做爱然后收钱的女人多得是!」玲儿叹了口气道:

  「怎么还有人这么无耻啊,这肯定是坏女人,你们可不能跟这样的女人做爱哦。

  「说这话的时候,她还没忘了把嘴角的精液舔干净。

  「但是我们又没女朋友,很快又会想要做爱了,怎么办?」玲儿火热的胸脯靠了过去,夹着男生的肉棒,嘻嘻笑道:「那姐姐把你们吸干净,免得你们待会又去做坏事。」「噢,噢。你要帮我们把火都泄掉么?」「嗯嗯,做好事就要做到底嘛。」「那你把我们吹起来,然后我们再干你一次,嘿嘿。」就这样,玲儿跟三个男生在隐蔽的垃圾桶后面,被三个男生翻来覆去地爆插,直到他们对这丰满的乳峰,紧窄的阴道都玩腻了为止,年轻的精液粘满了玲儿的脸和胸部,而后他们就这样把赤裸的玲儿丢在垃圾堆后面,扬长而去。当然,他们保证了这两天都不会去玩女人了,连续射三次也足够把欲火都泄掉。

  玲儿背倚着墙壁,正舔着手指上的精液时,刚才那个差点被强奸的女生却出现了。她看到玲儿这幅摸样,想哭却没有哭出来,只是站在那儿默默盯着看,拳头紧握,脸蛋憋得通红。

  玲儿站起身,拉起她的手,缓缓说:「没事了,他们不会欺负了。」「谢,谢谢,但是我觉得自己好窝囊,好没用,就连他们几个也来欺负我,他们对别人明明不会这样的,还连累了你,呜。」玲儿捏捏她的脸蛋,换上笑容道:「你有什么心事,不烦跟姐姐说说,没准姐姐还能帮你。」女生憋了好一阵,低下头小声说:「我平日里就很没胆,老是被别人欺负,他们都笑我,这次居然还想强奸我,呜呜。」女生说着说着就要哭出来,玲儿把她抱住,安慰道:「没事了,其实你可以大胆点,有自信些,你凭什么就要被他们欺负啊?」女生抹了抹眼睛,「我就是没自信,对别人说话也不敢大声,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也许他们就是看准了我这个人,无论遇到什么样的事都不敢反抗,我真没用。」玲儿再次抱紧了她,她扶着女生到角落里坐下,轻声说:「也许你试着大胆点,有自信些,要勇敢说出自己的想法,他们会怕你都不一定。」女生还是垂头丧气:「我这么没用,打架也没打过,骂人也不会骂,要是再遇到他们都不知道怎么办。」「你觉得,你要是会打人了,胆子是不是会大些?」玲儿问道。

  「我觉得,可能会吧,但是无端端的怎么能去打人呢。」女生似乎恢复了点精神。

  玲儿想了下说道:「告诉你个秘密,姐姐的身体有个特殊的地方,被打的话会非常舒服,姐姐可是很喜欢被打的哦。要不这样,你来打我骂我,尽情发泄一次,没准你以后的胆子就大了。」「那怎么行,你刚刚才救了我。」女生把头摇得像拨浪鼓。

  玲儿握住她的手道:「其实你可以这样想,我刚才抢了你的男人,还跟你的男人做爱,现在还那么无耻地在你面前脱衣服,讽刺你的身材没我好。你心里其实很恨我对吧。」「这……」女生有点糊涂了。

  「你看你,奶子这么小,男人一看到姐姐的奶子就把你丢垃圾堆里去了。现在给你扇一巴掌你还不打,你说你这么窝囊啊?」玲儿趁热打铁刺激她。

  「我……」「姐姐的奶子上面粘满了刚才那些男人的精子,你看姐姐的奶子现在红扑扑的多高兴,你的奶子连口水都吃不到。」「别说了!」「啪!」女生挥手狠狠打了玲儿的胸部一巴掌,一只丰满的乳房被手掌打得猛烈甩出去,又缩回来,乳波荡漾。

  女生打了一巴掌后,看着自己的手发呆,「我好像,好像真的有点勇气了。」玲儿挺了挺胸部,大声道:「就是啊,你要有勇气,现在狠狠打姐姐一顿吧。」女生憋红了脸,她好像是下定了决心,扬起手对玲儿的乳房左右开弓猛大,一连串的攻击伴随着清脆的响声,玲儿配合地发出一声声闷哼,但是身体一点都没退缩,任由自己一对豪乳被打得左右乱甩。

  女生打了半响才停下,自己倒是累得直喘气,玲儿的乳房表面泛起了红晕,看样子并没有受伤,相反倒是性欲被激发出来了。

  这时的玲儿并不讨厌这感觉,她在日记里写了这样一段话:啊,手掌抽在身上,好疼,但也好刺激,穴里好像有很多水要出来。不行,我怎么会喜欢这个啊,会被打坏的。但是,真的好刺激,好想她打得更用力些,玲儿好喜欢被别人打破奶子,好刺激,嗯嗯,玲儿是个臭女人,好想让启民也看到,又要泄了……胆小女生这会儿一连打了玲儿的乳房几十下,直到自己的手掌都隐隐发疼。

  她喘着气说:「真,真的有用,我感到自己从未这样激动过,现在胆子大了好多。」玲儿拉起她的手放在自己胸口,说:「你是不是感到情绪都宣泄出来了,不过你还要宣泄得更加彻底些,把平日里的怒气都发泄出来,这样你以后才能有自信啊。」女生好像是下定了决心,但又非常犹豫,吞吞吐吐道:「那么,姐,姐姐,你能不能,能不能陪我好好发泄一次,我赔你医药费。」「嘻嘻,能说出打人然后赔医药费,你比刚才有勇气多了啊。放心吧,姐姐是自愿帮助你的,不论你怎么打都不要你负责哦。」玲儿把她拉到一旁更加隐蔽的地方,「那现在你有什么想法,想怎么打?

  「女生想了想:」刚才打你的时候,我脑子里就想到一个女生,一个平日里老是欺负我的女生,她的胸部也很大,很大。「她说到这里又要脸红了。

  「那很好啊,你就把我幻想成那个人,她怎么称呼?你想怎样狠狠打她?」玲儿问道。

  「她有个外号叫鬼婆,我特想往她身上吐口水,然后踩扁她胸部,每次都变着法子欺负我,就凭自己奶子大,勾引了一堆人。」女生越说越气愤。

  「哦,鬼婆啊。那么你叫什么?」「叫我阿琴可以了。」玲儿顺手在墙角捡了个空纸袋,套住了自己的头部,然后对阿琴说:「琴,我是不是跟鬼婆很像,你敢不敢打我,嘻嘻。」阿琴经过这一连串的激发,手指都激动到颤抖的她,看到戴着头套的玲儿就发飙了。她跃上前一把把玲儿推倒在地,然后猛地往玲儿的胸口吐了一口水,嘴里骂道:「你个死鬼婆,奶子大就了不起啊,老娘踩爆你!」阿琴说完就一脚往玲儿的胸部踩去,白色运动鞋紧紧陷进玲儿的乳肉里面,粉红的乳尖卡在鞋底的纹路里面,整只乳房变成了一块扁平的肉饼。阿琴踩第一脚之后变本加厉,白色运动鞋接二连三踩下去,玲儿的双乳都没逃得过,顿时被印上了不少鞋印,乳房被践踏的耻辱也让玲儿的肉穴极为兴奋,一大股淫液冒了出来,好不淫荡。

  阿琴踢了几十脚之后,越来越激动的她干脆把鞋子脱了,穿着白袜子的脚直接伸进纸袋里面,紧贴着玲儿的嘴。玲儿也非常配合,她张开嘴含住那发黑的袜尖,还用舌头吮吸起来,年轻女学生那特有的酸臭脚味灌满了她的身体,也许是某堂体育课遗留下来,也许是被追逐时留下来的,但不管如何,这味道是在玲儿的嘴里散开了。

  你个贱人,舔脚吧你,阿琴把脚趾头往玲儿的嘴里塞,让对方含住自己的整只脚掌,她神情激动,人也变得十分冲动。玲儿倒是很安静,很听话地舔起来,末了还用牙齿咬住阿琴的袜子脱掉,然后细细舔起阿琴的脚趾缝来,这酸臭味儿简直让她连续到达高潮,淫水不可抑制地涌出。

  在被玲儿舔了两只脚后,阿琴激动的情绪也逐渐降温了,她冷静下来才发现,自己居然也能有这么凶狠的能力。

  玲儿让阿琴坐在自己的大腿上,自己双手捧住乳房,说:「你看,我的奶子都快被你踢掉一层皮了,你好厉害哦。」她的乳房上热辣辣的痛,皮肤红肿,还有些地方快破皮了的样子。

  「对不起,我有点太激动了。」阿琴挠挠头皮,有点不好意思。

  玲儿捧起自己的双乳,认真地对阿琴道:「你知道姐姐的奶子,跟你的奶子有什么区别吗?」阿琴摇摇头。

  「它们都已经发育好了,剩下来就是产奶和被男人玩弄的功能而已,不用多久它们就会坏掉变黑。

  姐姐的奶子反正只要能挤奶就可以了,不像你的奶子还在发育中,所以你可以尽情打姐姐的这里,就算把姐姐的奶子打破也没事的哦。「玲儿那傲人的双乳此时布满了黑黑的鞋印,肮脏不堪,但还是非常坚挺。

  「其实,我也有个很想做的事,既然这样就……吧。」阿琴低声跟玲儿说了自己的想法,玲儿听完话,脸刷地也红了,不过她点头答应的动作毫无迟滞。

  玲儿拉着阿琴来到附近一间没什么人的公厕,这个地方白天基本都没人,她们进女厕所看了看,确认没人之后,玲儿又把衣服脱下,然后把自己的双乳平靠在蹲厕的脚垫上面,她整个人都趴在厕所的地面上了。

  「这真的可以吗?」阿琴有点犹豫不决。在她的面前,玲儿蹲在一个蹲厕的入口凸起处,刚被践踏过的双乳平放在地面上,直接贴紧了脏兮兮的地面,粉红的乳尖似乎精神十足。阿琴最终还是下定了决心,她穿着鞋的双脚分开踩到玲儿的乳房上面,整个人晃着晃着站在了玲儿的乳房上面,然后解开裤子蹲了下来。

  玲儿瞪大了眼睛,看着自己那傲人的双乳被女学生的脚踩成肉饼贴在地面上,实在是一件蛮刺激的事,尤其自己的乳头还有卡在对方鞋底缝隙里的危险。

  「臭,臭鬼婆,喝老娘的尿吧!」阿琴咬紧牙齿憋出一句狠话,她也不管玲儿的乳房已经被她踩成了一块扁扁的肉皮,脱下内裤就朝玲儿的嘴里撒尿。只见到一道黄灿灿的液体从女学生的下体飞射而出,恰好落在年轻的人妻嘴里,迅速在里面翻滚起来,玲儿咕噜咕噜喝了下去,而双乳犹自被踩在脚下,紧贴肮脏的地板。

  这边厢,阿琴舒畅地发泄着自己对鬼婆的不满,那边厢,玲儿可是被巨大的刺激弄得淫水横流,被当成垃圾踩在厕所里让她欲罢不能,乳头甚至可以闻到这地板的味道。

  「啊,好舒畅!」满脸通红的阿琴站直起身,她一脚踢在刚喝完了尿的玲儿身上,把她推倒到厕坑里面,然后发狠抬脚就踢,直把玲儿踢得连声喊叫求饶,全身也变得肮脏不堪。

  阿琴非常激动地猛踩了玲儿十几下,直到她自己也气喘吁吁为止。被踩踏的玲儿反而没什么事,她从地上爬起来,蹲在阿琴面前轻声问:「小妹妹,你现在是不是觉得自己胆子大了很多了?」阿琴想了想,果断点点头道:「是啊,还真的舒畅了很多,平日里很多不快也发泄出来了,真是要谢谢你。」玲儿摇摇头道:

  「嗯,不用,姐姐反正今天有空,帮你这个忙没什么。其实,姐姐自己也很舒服哦。

  「玲儿挺了挺胸部说道:」你知道吗,奶子天生这么大的女人都是比较容易兴奋的,而且这奶子不太敏感,要狠狠打它们才会变得很舒服很舒服,其实你也帮了姐姐呢。「」是……吗?我没这么大的胸部,这倒是不清楚。「阿琴眨巴着眼睛,似乎有点不相信,但又有点信了。她想了一下,突然又说:」嗯,姐姐。

  那么,你以后能不能再帮帮我。「玲儿笑了,」当然可以啊,你需要时来找我,我把手机号码给你。「她笑得像花一样灿烂。」下次要把姐姐扒光了打个痛快哦。

  「日记后面是玲儿的心得:我今天做了两件好事,救了一个女生,还帮助这女生树立了自信心,俗话说好事成双,今天真是太快乐了。嗯,不过这件事还是别告诉亲爱的老公吧,嘻嘻,玲儿自己的小秘密哦。

  启民看到这里几乎要窒息,想不到自己的娇妻居然主动被轮奸和暴打,她居然有这么强的被虐欲望,完全看不出来啊!不过启民同时也发现,自己的肉棒已经变得硬邦邦的了。「噢,怎么回事,难道我喜欢看玲儿被强奸吗?」


  【完】